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天空树中日双语字幕组 - 回忆童年的中日双语字幕动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12|回复: 5

[活动] 『某千的非日常活动』第拾捌期(debug) [复制链接]

51

主题

3

好友

1万

积分

天王

青废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迎新章】悟空

发表于 2017-10-10 00:00:05 |显示全部楼层
总之就是给之前的接龙Debug一下……之前的接龙点这里进入
就是找找里面的文法用词错误啊,逻辑错误啊,之类的……
这里我会放一个我修改了部分的初步修改版,请在初改版中Debug,当然如果觉得原版的某个部分比改版好或者剧情改动和原版差太远的话也可以指出来,当然前提是原版的逻辑没有问题
在逻辑有大错的情况下允许提出大改的建议。
就这样

另外关于接龙的后续活动(下一期接龙会在Debug大致结束&加完章节结尾后出


关于活动的其他说明戳这里
问题回复各种来这,活动帖禁水

改版晚一点我放在二楼(。
没什么奖励范围的限制,看你们Debug的实用性(……
可以在树干树枝树叶里面选择想优先Get的那种,给这三个排个一二三就是了。
每层楼上限十处bug会比较好评分,少于十个的不要分层发




天空树双语字幕组水区非日常活动千的acedia
9th. October. 2017
---求婚唱什么征服啊,应该COS成Kaito唱威風堂々啊=w=。拉风拉风的狐狸尾巴

51

主题

3

好友

1万

积分

天王

青废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迎新章】悟空

发表于 2017-10-10 00:17:44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哥哥不就是我吗?”我说话的时候,眼前的人是低着头的。
原本就矮我两个头的妹妹,此刻由于坐在轮椅上而显得更加小不点;她的头发有些扁塌,在日光灯下反射着些许油腻的光芒;我这才记起,我好像有好几天都没帮助她洗头了。
有几天了呢?我已经无法回忆出确切天数。就在我发愣的间隙里,眼前低着头的妹妹再度开腔的话语,把我神游的思绪拉了回来:
“我的哥哥……”
我注意到她语带哭腔,这才将头戴耳机给彻底摘下来,稍微带点认真地注视着她依旧显得有些油腻的发顶:“怎么了?”
“哥哥明明对我很好的……为什么?为什……呜……”
听到这话我叹了口气,无奈地问到“难道我对你不好吗?”
妹妹仿佛受到惊吓般抬起头看着我,狠狠地摇了摇头,“不,不是这样的……”
看着妹妹的样子,我不知为何回忆起了让妹妹开始坐轮椅的那个原因。
“哥哥能不能别站着了?这样说话好累啊……”妹妹的话语再度打断了我的思绪,而且她的哭腔中还带着点委屈。
妹妹这么一说我才发现,我已经连续这样站了有十多分钟了,脚确实有点酸,但这里除了我们,空无一人,除了妹妹的轮椅外没有别的凳子了。正寻思着接下来要不要换个地方再说时,不远处出现了几个黑影。
“什么人?”我试探着对那个方向发出了声音。
不过并没有回应。
算了,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保护好我的妹妹的,所以我决定了。
一群凶恶的黑衣人包围了我们俩,他们手上拿著的竟不是现代常见的枪支,而是……M92FS?!
我低声道:“M92FS...记得曾经有个老头有提到过,那是某個亦正亦邪的组织比较喜欢使用的装备......”
“不对,仔细看的话那些枪应该是Beretta 92F,弹夹有可能是十发,十五发,十七发,十八发和二十发,但是这么近的距离没办法闪掉这么多,而且这是两手通用的,算上人数的话还有弹夹的话会很麻烦……”
幸好黑衣人并没有什么马上出手的想法,而且虽然是包围却留了一定的距离。
“我记得现在能流出去的这款好像都是因为那个……不管怎么样只能赌赌运气了,她坐在轮椅上应该不会被动手吧?”
我看了妹妹一眼,心中的天平倾向了一侧,于是我随便找了一个方向冲了过去。
闪身躲过四面八方射來的子弹,虽然我还是受了点伤,但都不会影响到动作。
抽出母亲送给自己的十六岁时的诞辰礼——一把朴实无华的匕首——对着著黑衣人拿着枪的手用力地划下。
“啊---!”
妹妹的一声惊叫让我焦急万分,这才注意到黑衣人为何一直沒下殺手。
循声望去,发现妹妹被另一个黑衣人劫持了。黑衣人用手臂困住她的脖子,冰冷而空洞的枪管抵着她的额头。
我心中暗惊:不好,是调虎离山!
妹妹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前额也冒出了些许冷汗。
认谁都看得出妹妹在害怕,可她却强忍着内心的恐惧用微弱但近乎冷静的声音对我说:“哥.....哥哥....不用担心我......”
我把刀架在离我最近的那个黑衣人的脖子上,顺利的让其他黑衣人停下了动作。
“你们也差不多一点吧,我离家出走叫你们送点吃的过来你们是不服才特意穿成这样吗?你们持有的想当然的是现在在市面上流通的残次品,不过我的刀是货真价实的,伤到了不是很麻烦?”
我拿下了被我控制着的黑衣人的面罩,想当然的看到了熟悉的脸后放松了手上的力量,转身去隔壁的小房间寻找着是否还有剩下的医疗用品。
“太过分了吧,明知道是我们你还这么用力,超痛的好不好?”
我无视黑衣人的抱怨,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口,把为数不多的医疗用品毫不犹豫地用在妹妹身上,尽管妹妹只是一些轻微擦伤。
“喂,我说你也该回家了吧?”
被我扯下了面罩的黑衣人——伍双手抱臂倚在门口,看似平静的表情却隐隐透着一股不明的情绪。
“不回。”我头也不回地答道。
见状,伍不再开口。
一时间气氛有些压抑,妹妹有些紧张地攥着我的袖子,我拍拍妹妹的头以示安慰。
意识到还沒有帮妹妹洗头后我决定要想点办法。
就在这时,之前挟持着妹妹的黑衣人——兑开口了:“反正我们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了,你是想帮妹妹洗头发吗?我可以帮你想办法,不过我要先將那位被你弄伤的送去包扎。要一起來吗?”
我看向妹妹,却见妹妹低着头,身子颤抖着,紧紧地攥着我的袖子。
“少啰嗦了,赶紧把食物拿过来我们吃个东西然后自己去洗就好了,还不是不知道你们这群家伙几时才能到我们才在这里等着的,效率也低过头了吧。”
“是是是,食物就放在门旁边,我们直接走了。我说……?”
其他人陆续离开的时候,伍反而没什么动作,又过了一会后伍向我走了过来。
他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抓住我的衣领,声音异常的平静,“你真的要丢下她一个人自己逃走吗?”
“难道你是傻瓜吗?要丟下早就丟下了,何必等到你们來。而且要不是你们裝神弄鬼、你也根本不会受伤。快点走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这番话在妹妹听來似乎震耳欲聋,她终于忍不住出声了:“不要再说了!”
妹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说:“哥哥,我好害怕,我想离开这里,这里只有一盏日光灯,好暗,而且晚上一直有奇怪的声音,这几天沒有睡好也没有洗澡,哥哥你也受伤了……”
目光转移到妹妹身上时,兑朝著我们跑过来,试图拉开我们。
“快住手!”一声呼喊吓到在场的三人。
惊觉到我这样倔強让妹妹很不好过,只会加深我对她的亏欠……
"话说在前头,我知道你小子最近被甩了,心情不好也不用来找我发泄吧?不开心自己闷在家里多好,你不一直都这样吗。行了行了,我先带妹妹出去了。"我朝兑摆摆手,希望他能赶紧拉走那个快要失去理智的家伙。
兑刚想上前,伍那家伙就开始发飙了,“说什么呢!她说她是因为你才跟我分了的啊,你现在在这里装什么!”
想起伍那家伙的女朋友……应该说是前女友,我就忍不住想叹气,“我和她根本没见过几次好吗,而且你有空来找我算账不如先去趟她家,这样你应该就知道她到底是为了谁和你掰了的吧。”
“再说啊,不是很会说吗,继续啊!”眼前因恼羞成怒气得面红耳赤的伍开始胡言乱语了起来。
“伍冷静点,我说,冷静点!”兑和被伍的咆哮声吸引回來的先前离开了的人群一起合力拉开我俩。
果然不愧是有着队长资质的兑,领导风范真够呢,我心想。
被分开后的我和伍无力再做什么,大家便放任我们靠在彼此身上喘息着。
“你敢说你说的话句句属实?敢说谎小心我哪天真的就一枪毙了你。走著瞧,到時候再回来找你算账,你这王八蛋!”伍说完后拿面罩擦了一下手上将要滴落的血,撕下袖子简单地包裹了之后,在头上冒著冷汗、脸色略带苍白的状态下被搀扶出去。
伍离开房间后,兑湊了過來,问我:“你不觉得事有蹊蹺?好好的她女朋友为什么要说谎呢?”
“谁知道呢?总之得先把这里清理一下,血滴得到处都是,还真会给人添麻烦,”我又走向小房间寻找着打扫用的工具,“要是别人看到血迹以为这里发生了什么大事就麻烦了,还好观赏用的枪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
能大批量流通在市面上的枪没几个不是残次品,所以即便这群人不是我认识的我也有胜利的把握。
当然像之前妹妹被挟持时候那么近的距离就很难说了,毕竟就连玩具枪也是有能造成极大伤害的可能性的。
把食物分给妹妹,和兑还有其他人把这个房间整理到不会让周围的人起疑的程度后我也随便吃了点东西应付了一下。确认好衣服没有沾到什么血迹后我就带上妹妹出门了。
[发帖际遇]: 闇韆殞 加入新选组,工作勤奋,获得奖金1 宣传°. 幸运榜 / 衰神榜
---求婚唱什么征服啊,应该COS成Kaito唱威風堂々啊=w=。拉风拉风的狐狸尾巴

1

主题

24

好友

7260

积分

云雀恭弥

Rank: 3Rank: 3

【迎新章】悟空

发表于 2017-10-15 22:17:4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s2529 于 2018-1-11 21:45 编辑

沙發=第一段,以此類推

妹妹是矮我两个头的小不點,此刻坐在轮椅上显得更加嬌小。日光灯下,她的头发有些扁塌且油光煥發,似乎囑咐我帮她洗好幾天沒洗的头。

「我的哥哥……」低着头的妹妹抽搭起來。

我很快将耳罩式耳機摘下来,經過妹妹显得有些油腻的发顶,蹲下來看著她的眼睛詢問:「怎么了?」

第二段

「哥哥对我明明都很好……为什么?为什……」妹妹哭著答覆。

我无奈地道:「現在难道不好吗?」

「不,不是这样的……」妹妹抬起头對著我狠狠地摇了摇头,含糊的答道。

愧歉的心情,使我回憶起妹妹為什麼开始坐轮椅的始末。

第三段

「哥哥能不能别蹲着了?會不會累啊……」妹妹凝視著我。

「确实,脚有点痠麻。」我起立,動一動身子。

我拿出褲子口袋裡的隨身聽察看時間。經過十多分鐘。

这里除了我们,空无一人,周圍也沒有如凳子一般的東西。

我尋思著何處能坐下來好好聊天時,腳步聲傳進耳朵,稍遠處黑影四竄。

第四段

幾道黑影逐步接近兄妹倆。

「什麼人?」我吆喝。

試探並沒有回聲。我提高警覺,環顧四周。我察覺到掛在身上的耳機,認為暫時用不到收進背包安置在隔壁的小房間,帶匕首速速回到妹妹身旁。

第五、六段

一群黑衣人團團圍住我們。個個都不比我矮,然而方才的衝刺,導致呼吸紊亂。

我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黑衣人們手上的槍械是貝瑞塔92系列手槍。一對手動保險、彈匣釋放鈕,10或12或17或18或20發9×19公釐子彈的彈匣。某位長者/前輩/老爺子曾經提及,M92FS是某個亦正亦邪的組織的標準配備……該不會有關係吧?



wip我。由于就()有她眼前几天没帮她洗头呢?我發起愣來把我的心神拉回再度開口妹妹。皆都,这才給坐在轮椅上此刻,以往比從前無疑;的妹妹由於她!滑套兩側有,兩側扳機附近有內的可能有
再度拉回我精神妹妹的情緒聽起來和緩了一點蹲好累?百,找找抬頭除了妹妹的轮椅外没有别凳子了。→經妹妹这么说才发现,正四處張望我見到。酸我的这样说话很
她闔上的眼眶似乎甩出幾滴淚珠,仿佛受到惊吓。我還夠的对你慌張,呜……就不禁眼前的景象
,已經是個、名,像、矮小!原本我了澈底要前就該數日未也都去的會時期間得的時候時的時候可以可以可以忽然這裡附近找尋凳子類的物品,裡如果有隔壁的小房間:

1.我想轉身前往小房間時,正巧聽見腳步聲。

2.

「妹妹,隔壁的小房間也許有凳子,我去找一找,等我一下。」我說。

「嗯!」妹妹應聲。

我打開小房間的電燈,在房間裡頭東翻西倒。

「哥哥──,快來,有怪叔叔!」妹妹喚。

我趕忙回到妹妹旁邊。有嚴陣以待擺盪、意識擱置在這裡的應該著什麼
方圓十米空無一物,連個能夠當作凳子蹲坐的東西也沒有;連個能夠蹲坐東西也沒有。/沒人影
有、說過;兄長。其他很而是慣用左手右手能輕鬆更換彈匣。全上下的皮膚開始五種:,被填裝、、、、枝枝任何該槍兩側

点评

suanriz  澈底摘下来 => 徹底。蹲坐 => 坐就好了吧,蹲感覺都累了。招喚 =>感覺不大正式,叫喚或呼喊吧。兄長/老爺子 => 長者就好了吧,不管之後是要當伏筆或男女都很方便  发表于 2017-11-18 14:42

1

主题

24

好友

7260

积分

云雀恭弥

Rank: 3Rank: 3

【迎新章】悟空

发表于 2017-10-16 20:11:5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s2529 于 2017-10-18 14:27 编辑

第六、七、八、九段

不太對,再看仔細一點,是Beretta 92F才正確,現在還流通於市面的……,可能被改造成、兩側通用、慣用左手或右手都能輕鬆開槍,彈匣內的彈量,可能是十、十五、十七、十八、二十發,再算上人數、這樣的距離,看來情況變得很棘手,

一圈八個人我不動敵不動,有人沉不住氣、想取槍的瞬間,避免腹背受敵、我身體往後傾、腳跟踩了一個人的腳趾、雙手肘擊、拳背、二連擊在另外兩個人胸膛、臉上,過肩摔出踩了腳趾頭的黑衣人,跟著拋出的身子,往對面右邊一個人跳前踢,往再右邊的臉上出一拳,此刻,右上臂被子彈劃了一道小擦傷,計算一下彈道,往背後投擲那把母親在我十六歲時送給我的生日禮物,樸實無華的匕首,不料,朝我開槍的黑衣人已經繞到妹妹身旁,匕首硬生生插在牆壁上,
"不准動!"那名黑衣人劫持妹妹,槍口抵在妹妹的太陽穴,對我下令,"雙手舉起來,放在後腦杓。"
照著指示做後,脖子感到刺痛、痛了起來也開始流血,"哥......哥哥......不用擔心我。"妹妹身體顫抖著,前額冒著冷汗,很害怕的樣子,"不要說話!"挾持妹妹的黑衣人說。"強忍著顫慄對我說這些話,因此讓我有機可乘,謝謝你,妹妹。"我想,
隨即抽起牆壁裡的匕首,一手架住在牆壁邊還沒動到的另一位黑衣人脖子上,一手與他慣用手同手持匕首,劍尖向著他的脖子,

"我也有談判的籌碼了,來吧,交出我的妹妹,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正值說話期間、一不留神,已經將槍悄悄舉起、靠近,可能要朝我的腦袋或是手臂開槍,"你這傢伙別敬酒不吃吃罰酒",我用匕首很快劃過他的手背,再回到脖子前,
為了讓他因為疼痛而鬆開槍枝,劃得有一點深;"你也看到了這把匕首是貨真價實,會咬人的,乾脆點",我言畢,
傳出笑聲,愈發高聲,從竊笑到開懷大笑,"放輕鬆、你也太認真了。"對面的黑衣人邊說邊解除要脅,還順手摘下面罩,確實是位熟面孔,
兌:"新鮮空氣真令人神清氣爽,對了,你真的不曉得是我們?"
我:"你們裝得太像了啦、畢竟這是我妹妹啊!可得保護好呢"我逐漸卸下防備,解開手邊的挾制,
"你們給我差不多一點,我離家出走叫你們送點吃的過來你們是不服才特意穿成這樣的嗎?
難道穿這樣不會引人注目,不覺得瞎嗎?啊,是跑錯棚吧?!沒有死神小學生的庇護,還敢出來橫行霸道?"
兌:"說話真絕,會穿這樣還不是因為你,為了嚇唬你、看你以後還敢不敢離家出走,不然送個東西哪需要這樣大費周章、勞師動眾?"
我:"還真是又驚又喜、受寵若驚,你們實力是有進步,但還沒到家呢,你們槍械使用次品還是小心為妙!"
伍:"你很誇張耶,就算不知道是我們也不要那麼用力啊,真是夠了、被劃的不是你不知道痛!"
我:"不完全是我的錯,本能反應也是原因之一,先來去找急救箱,回頭聊!"




点评

suanriz  匕首不會咬人吧...還是你的設定是魔法?召喚獸?機器人?  发表于 2017-11-18 14:51
闇韆殞  我建议先整体看几次把思路理一下再写。另外队长的名字是兑……兑换的兑,不是总共的总  发表于 2017-10-18 02:40
闇韆殞  别加太多东西,只是修改不是重写  发表于 2017-10-18 02:40
已有 1 人评分树叶 收起 理由
闇韆殞 + 15 还是酌情给些分……不过和Debug距离的有点远.

总评分: 树叶 + 15   查看全部评分

1

主题

24

好友

7260

积分

云雀恭弥

Rank: 3Rank: 3

【迎新章】悟空

发表于 2017-10-18 14:25:5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s2529 于 2018-1-17 00:32 编辑

第六~十段

我看了妹妹一眼,衝向前方。

我閃身、躲避四面八方射來的槍擊,受了點輕傷但不影響動作,抽出母亲在我十六歲生日送给自己的一把樸實無華的匕首,用力地劃下當前黑衣人開槍的手。

「劈啪你個隆的咚!」這名黑衣人手一鬆,槍落地。

我趁勢把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

妹妹尖叫一聲讓我開始焦急,我往聲音傳來的方向觀看。

妹妹顫慄著說:「哥……哥哥……不用担心我......」

妹妹被另一个黑衣人劫持,身体颤抖着,前额附著些许冷汗,顯然受到了驚嚇。那名黑衣人的一隻手臂困住她的脖子,另一手用枪口抵着她的额头。

突然,眼前、周遭的黑衣人紛紛放下槍枝關保險脫下頭罩。挾持過妹妹的黑衣人──兌──在妹妹身後扶持她坐上輪椅。

我身前的黑衣人咆哮:「快放開我!明知道是我們,还这么用力,這下你滿意了?」

「等我一下。」我鬆開控制此黑衣人的手又拿下他的頭罩,转身往隔壁的小房间去。

我帶著藥箱、衛生紙、黑色頭罩回到伍──我手中的頭罩的主人──面前:「手伸出來。」

「我說,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要回家嗎?」伍板著臉問。

「不回家!」我先用數張衛生紙止從伍的手背流出來的血。

「我可不可以用你要喝的可樂?」兌走到我身邊,「這裡有沒有掃具?」

「請便,」我後用割開的頭罩、透氣紙膠帶包裹伍的手,「你先用衛生紙吸地面的血,稍後隨我來。」

「你們姍姍來遲還穿這身打扮來尋釁,莫非不服我要你們送食物過來?」我抱怨。

兌:「真對不起,。」


「」「」「」「」找麻煩是什麼讓大費周章的張羅囉嗦對不起久等了向挑戰也們等得好苦」「來得太慢了所你們姍姍來遲,這樣尋釁,莫非也真是的可賠罪的理由是大費周章的張羅的行頭?


很快把滴收起並及跡要求諮詢回答答創傷上藥箱裡的完成簡易纏繞跟擦拭一遍上要找掃具、水液在待會!道以


都是老早就過期藥品用在妹妹身一些擦傷我不放心很一遍該被取下頭罩黑衣人上被、












翻整個,愛莫能助給一包、的的肯定他他敷料卻透露絲說上來情绪無表情要再開口身
僵持會兒鬆雙力量攙扶回輪椅上了所有人靜止不動卻自然熟悉面孔映入眼簾。离最近。早已
拉下帽子拿下面罩打算開口“”“””“()先前直鬆開的放鬆束縛被解對回。,第七、九段第遞隐隐。我头不回地後面。双抱臂三七步站我周邊一股未知

自個兒卸,兑是挟持妹妹的衣人和痛死人不償命了聲要交涉時鬆一口氣好奇枝,
其他也停下动作靜止眾人



望去七就妹妹掀開帽子面。當天誕辰揭示分,刀那个,幸好對下殺不

第膛期間我來當誘餌还是受了点伤但都不会影响到动作。子弹回閃某贈與诞辰礼朴实——禮。剛滿十六岁時无华
了妹妹一眼随便找了一个方向冲了过去。對强忍着内的恐惧,近乎冷静、微弱的对说“”

近距离持槍指向我我她轮椅应该不会被动手吧?
存留於市面的……,不大對,,彈匣內的,7出現過斷裂而fm3兩者。
單動/雙動模式,兩側皆有手動保險,慣左手或右手都能輕鬆更換彈匣。有10、12、17、18、20發,五種彈匣,子彈是9×19公釐。滑套於1988年重新設計,是支優秀的槍。再看仔細一點。Beretta 92F才正確,與92FS只差在防止滑套斷裂時彈出的保留裝置。是这么多什么想法,算人數,么近攻我低語“想不到是貝瑞塔92系列手槍有長者、前輩說過;某位兄長/老爺子提及,M92FS曾經是某個亦正亦邪的組織的標準配備……”
虽然包围我們却位有長者過;某位兄長/老爺子提,

黑衣人并没有马上出手刻意保留一定的距离。这樣的距离没办法輕鬆闪掉他們的槍擊。
我瞥了坐在轮椅上的妹妹一眼。

趁的空檔,我藉頭上日光燈連帽外套的帽子探頭,隱約瞧見其幾名黑衣人的眼睛、鼻根、上眼瞼,因而會心一笑。

她应该会安然無恙?再怎麼瞎操心也於事無補,臨機應變。

我這半圓的其中一名黑衣人朝著我衝过來。

八、九(一般92F)我惊虽然有察著""她但声音

我向前迎敵,我從對方身體外側闪身躲过其刺拳,撥刺拳收回的手下後去,壓制。

一声的夾雜槍枝上膛的聲響。我驚覺到,不好,是调虎离山!

我動的黑衣人,



循声望去,我发现這樣也好,妹妹至少是安全的。

被我挾持的黑衣人趁我分神時速速舉槍、扣扳機,意圖脫。我知覺眼角的動靜,暫時放手,向後傾身,躲避朝我飛來的子彈。我对拿着枪的手點力地划下,回到架落姿勢。

身体微微颤抖着,前额也冒出许冷汗,妹妹顯然很害怕。
微微


,他回首瞪我一眼,当然,,是。
我察覺到團隊指揮是兑。我拿下控制着的黑衣人的罩,塞在衣領,也,經過他且轉過頭,瞥見熟悉的面孔伍。


“這把匕首货真价实,伤到了是不是很麻烦,伍?想弄死我,作夢!离家出走前叫你们送点吃的过来,是不服才特意穿成这样來找麻煩給我差不多一点。”我當場訓斥眾人 。

我深呼吸後,
转身去隔壁的小房间查看藥箱內是否还有外藥剩下。,查看內是否还剩下外用藥
六到九、三版(老舊92F),沒門想置我於死地才惊一直,,而後,,

(略)

算上人數,虽然是包围却保留一定的距离。黑衣人没有马上出手的想法,越來越的没办法闪掉攻擊。

我随便找一个方向冲过去,抽出母亲送十六岁时的自己的一把朴实无华的——诞辰礼。第二步接第三部時,一發子彈飛過來。

好敏捷!像92G沒有手動保險不過還少一個步驟而且起始步驟是開彈匣鎖,不會是殘次品?

闪身躲过四面八方射來的子弹,虽然我还是受了点伤,但都不会影响到动作。

"啊!"妹妹驚叫。

不好,是调虎离山!她這一叫声我也注意到,黑衣人为何。

她強忍着内心的恐惧用微弱但近乎冷静的声音对我说:“哥.....哥哥....救命......”

我循声望去,发现妹妹被一个黑衣人劫持。那名黑衣人的一隻手臂困住她的脖子,另一手用枪口抵着她的额头。

趁一行人拍滑套嘗試修復機能時緩緩往妹妹的方向前去。一聽聞槍聲立馬趴下,脅制妹妹的黑衣人也側身閃過。

“給我小心一點!”險中槍的黑衣人發牢騷,說。我趁勢对著妹妹身後的這名黑衣人拿着枪的手用力地划下,順勢架匕首在脖子上。

另一名黑衣人摘下面罩,並說:“以了!”



我扶妹妹回輪椅上,接著

“被我‘货真价实’的匕首伤到了是不是‘過癮’?”到隔壁小房間前,我嘲諷伍,“你们持有的是残次品你理當心知肚明。特地穿成这样想找麻煩,莫非是不滿我要你们送点食物過来?也太大費周章了!”亦向數落一番。

wip不用担心我

1

主题

24

好友

7260

积分

云雀恭弥

Rank: 3Rank: 3

【迎新章】悟空

发表于 2017-10-23 11:38:1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s2529 于 2017-11-13 14:34 编辑

wip不顾自己身上幾處的,毫不犹豫地把所剩無幾的物用在身上的一些轻微的擦伤。放物超保存限可以使已處理好
“現在沒事”一個。時跳啊,,的舉動嚇一跳我无视伍的怨言子追。已沒有任何堪用。接著問抱怨。到掉渣我
第九、十、十一段正當我這麼想,還沒有幫妹妹洗頭,可以?正他,之前要,要來嗎?”要將也帶我找你們為好她

伍自行撕下袖子,簡易包裹創傷。

“痛死人不償命?明知道是我(們)你还这么用力,劈啪你個隆的咚!”伍双手抱臂,站三七步,在我後面說,“我說,接下來有什麼打算,要回家嗎?”
“肯定不回家。”我头也不回地答道。我翻遍整個藥箱,都是老早就過期的藥品,妹妹的擦傷,愛莫能助。
伍頓然不出聲,一时间气氛有些压抑。我回過頭看伍,面無表情,隐隐透露一股不予置評的情绪。
我的袖子被攥着,原來是妹妹,貌似驚神未定,我摸摸她的头撫慰她。
油膩的觸感,尋思哪裡方便借水跟洗髮精給我們一用時,兑开口了。
兌說:“認識你又不是頭一天,想幫妹妹洗那扁塌的頭髮?沒問題,順帶去包紮!”

第十二段

從袖子傳來些微的抖動,認為頃刻間維持現狀,不宜立刻動身。
“先送伍去包紮,回來再連同你們去,你們不久前的行徑嚇到妹妹,她需要靜一靜,帶來的食物先放一旁。”我冷淡的說。
“好,待會見。”兌說。
大夥調整好武裝,收拾完彈殼,陸續離開。伍調頭來碰我的肩膀,我一掉頭。
伍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抓住我的衣领,嚴肅的問:“你真的要丢下她一个人自己逃走吗?”
“我說……”兌咕噥說。
回頭兌招呼其他脫下面罩的黑衣人折回,向我走來。

第十三、十四、十五段即刻,

“經過這幾天體認到沒有給她交代,過意不去,我找機會再跟她講明。讓你拉著我的衣領的正經事難不成與你近日被甩有關連?”我說。

註:上面這句答話中她為原作者打醬油角色,哥哥另外有一个对象啊什么的,但是哥哥不想和那个人在一起所以说丢下她带着妹妹一起跑了,现在大概变成了这样……

我朝兑摆摆手,希望能赶紧拉走這顆不定時炸彈。兌帶頭加快腳步。
伍那家伙冷不防开始发飙說:“说什么呢!我女票说她是因为你才跟我提分手,此時此刻装什么蒜!”

“少含血噴人,我跟她沒有見過幾次面。當務之急當不是找我,而是和你前女朋友當面對質。”我說。

“說什麼,你是說我馬子說謊?”伍怒視道。
“伍冷靜點!我說,冷靜點!”兌大喊。
我倆宛如馬德堡半球一樣緊密,也許伍聽到兌的呼喊以及我堅定不移的眼神,恢復點理智。如同解除真空狀態,半會,大夥施加在我倆身上向左、右分開的力量,終於沒有白費。合力拉開的過程,兌的領導風範十足,這點不得不讚賞他一下。
分開後的兩夥人──妹妹在我背後,伍在的那群人,比較多──有的扶著別人的肩膀,有的膝蓋微彎單手叉腰,喘息聲此起彼落。
“好!找過她後,再向你討教……”伍虛弱的說。

伍臉色蒼白,略帶冷汗。兑的囑咐下,伍被周遭的人攙扶出去。

伍漸行漸遠,兌湊近我低聲問:“你不覺得事有蹊蹺,他前女友為什麼要說謊?”
“誰知道呢。”我答。

第十六段(老舊92F線),之後,先把這裡整理整理,血滴得到處都是,真麻煩。

“兑,替我拿食物來,好嗎?”我要求說。
“給!”兑回我。


“肚子餓的話可以先吃。”我給妹妹一份包裝的哈蜜瓜麵包,“我找找,可樂、水,啊,在這裡!”再次伸手進袋子裡,我呢喃說,“兑。這一瓶可樂得清除地面的血跡;這一瓶2.2公升的飲用水,收尾用的到。”


妹妹喜歡的食物彷彿轉移掉她的注意力,慢慢鬆開攥著我袖子的那隻手。我摸摸妹妹的頭。
“兑同其他人隨我走。”我起身發號施令。我將手上的可樂、夾在腋下的水擱置在牆邊。
一袋食物掛在肩上,拎著藥箱,推著妹妹,我領兑與在場其他人前往小房間。在門口停下來,我進去,放下食物,把藥箱歸位,拿掃具出來分配。
“我要穩定妹妹的情緒,善後就麻煩你們,完事知會一聲。”我說。

“我們速戰速決,加油!”兌激昂的說。
漸遠的腳步聲。我將在門邊的妹妹倒退拉進小房間內原來放掃具的位置附近。
我蹲在妹妹面前,同妹妹面對面

迴轉、回進入、推騰出房的活動空間,旁地方
順手、隨手、挑了一個要吃就拆開吃啊自己來、動手吧、真拿你沒辦法、幫我開、吃吧,
妹妹滿足恣意愜意的笑容說故事給我聽、回家再說給你聽你還很害怕嗎後。伴隨

,傾倒液體聲響刷子擦拭越來越小聲,
失算了沒辦法,要付上、承擔,心靈傷害、當作是打起精神,這給妹妹的精神賠償。激勵連帶責任,大家加油高的說。吧鬥志大夥,費了不少氣力經過一番努力。卸似乎




,走吧先放裡出站起來輪椅前移至放,拿給兑送塞兑從者給愛妹心切見妹忘友別計較那麼多,還不是因為剛剛,咎由自取
負隊長責任,隊員,仍然不夠,需要由我安撫她,妹妹明顯、明明好一點了、
過一會再去看看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我需要協助你的、
也讓我吃一下東西、
不是你要喝的,也您有勞,狀況還是不太樂觀。了吧喔,而且說放輪椅旁可以袋
顆、個拿著,菠蘿麵包往去走跟我來。我說。,跟一下過來走過來來把幫過我向妹妹待會,,待會要了嘟著嘴


、、各自喘息著、,因為教我幾招仍,他吩矚的。應該先用輕鬆去,要做什麼?塊密一下看到能能,,提攜帶、旁還有以及與
還不遲以上稍過片刻接完,頭也無妨想請你先離開,技就看似平静冷冷的說後走了、先去、,送伍包紮、槍枝答、;異常靠近我而人食物在放這裡迎面拍一拍轉蛻一察覺不對勁,一聽到聲音,反應:往這樣逃出來有必要那麼這樣子,可以請你先鬆手有話好說還有什麼要說的商也,說明清楚會還情需要?有什麼直話直說、關於是最分手說,了起來開始你別現在的此事他她馬子設定:了的啊對道回答你现在在这里和跟驚名言醒世亮露,!兌到了,排開們拔河可似乎像猶聲音像轉眼間我一開始才得以所幸,/、忍不住終於了,,也餘的隊坐下來手往後撐後仰、其中有其中也人的說怒髮衝冠然後呢?還有什麼大道理通通吐出來……長旁人到處有血跡濺得到處都是f了吧,知道是我们你,超痛的好不好很誇張喔为数不多殘存医疗用品尽管,妹妹只是不顧自己傷口身隨侍在側了抱怨扯下面罩门口伍双手抱臂倚在门口→靠在說,是肯定肯定上伍,,拍拍以示安慰妹妹意識到着支援在旁指揮了會使用的、時,那位被你弄受傷的、是吧!為前提帶你一起也,,不再开口见状言盡於此四週的、毫不猶豫着謂倚在牆壁太过分──被我挾制黑衣人——
──朝我開第一槍的黑衣人、挟持妹妹的黑衣人——死人啦[size=15.008px]到掉渣,有暫時彈指之、、、伤口擦,言盡於此不明的却我一聲令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十秒钟注册社区加入我们吧!天空树中日双语字幕组 - 回忆童年的中日双语字幕动画有你更精彩!

回顶部